小伙将舅舅打倒骑身下侮辱 随后在房内与舅妈发生关系

发布时间:2024-05-12 00:15

01消失的两男一女

四川沱江流经四川多个城市,可以说哺育了很多四川人民。

然而就在沱江边一个小村庄却发生了一件轰动一时的大事。

村子里有一位姓付的老人家,他每天几乎雷打不动地都要在村子以及周边山上拿着棍棒到处翻找着什么东西,而这个行为他已经坚持了17年。

在很多外人看来这个老人一定是得了什么病,不然不会每天在村子里拿着根棍子瞎晃悠,但是知道缘由的人却非常地同情老人,因为他的儿子付家君已经消失了17年了,这17年儿子一个电话也没有给家里打过。

儿子生死未卜,但是老付却坚持认为儿子还活在人世,这也是老付坚持17年一直在寻找儿子的原因。

老付坚持17年一直在寻找儿子

儿子付家君消失了17年,现在家里只剩下了一张他的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付家君20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母亲抱着小侄子与他在西湖边拍了一张合照。

照片中的二娃人高马大,梳着当时流行的中分头,非常的帅气。

每当想念儿子的时候,老付便会把照片拿出来看看摸摸,嘴上还询问着照片中的儿子究竟在何方。

母亲抱着小侄子与付家君在西湖边拍了一张合照

老付有三个儿子,失踪的付家君排行老二,村子里一直喊他二娃。

1997年,24岁的二娃子承父业在县里的丝织厂上班,平时也吃住在工厂,因为从村子到县里有一段距离,所以二娃平时都是一个星期回一次,除此之外,虽然是子承父业,但是他的名声并不好,很多人都表示二娃是在县里混社会的,不能惹。

一直到6月份的时候,一直掐住指头数着儿子多久没回家的老付心里开始有些恐慌,已经整整20天没有见到儿子的身影了,在去工厂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儿子之后,老付选择了报警。

警方介入之后,派人在村子里进行了走访,找到了在五月底可能是最后一位见到二娃的人。这个人是二娃堂弟,据堂弟回忆,当时二娃在自己家里帮忙收麦子,晚上的时候二人把酒言欢,结果在离开之前,二娃已经一斤多白酒下肚了。

或许是害怕堂哥喝醉摔跤,堂弟就把堂哥送到离家还有20米的地方,之后二娃表示自己可以回家, 堂弟便转身回了自己家里。

二娃堂弟介绍事发当晚情形

但是堂弟表示自己应该不是最后一位见到二娃的人,他表示在自己转身的时候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对二娃说:“二娃,别回家,来耍一下”。

“耍”这个字有很多意思,平时口语中大多是玩的意思。

喊二娃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舅妈,之后二娃踉踉跄跄地走进了舅妈陈芬的家中,堂弟也看到了这一幕,但看到是舅妈便没有在意,转身回家了。

二娃消失这么久,眼下似乎找到陈芬就能找到二娃,于是警方来到了陈芬家中,可是大门紧闭,而在陈芬家边上有一处老宅,一位老人带着两个孩子正在干活,而这个老人正是陈芬的婆婆,据婆婆回忆,儿媳陈芬也是在大概20多天前出的门,并且没有与自己打过招呼。

此外婆婆还透露了一个消息,儿子赵声贵也就是陈芬的丈夫也在十几天前出门了,并且到现在也没有回家。

三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失踪,并且还是舅舅舅妈与外甥的关系,警方也觉得非常的奇怪,然而随着调查深入,一个丑闻渐渐浮出水面。

付家君与舅舅舅妈在同一时间失踪

02三个人的丑闻

在调查中警方也听到了关于三哥的一些传闻,而这个传闻可以说在村子里人尽皆知。

村民们表示陈芬与二娃之间肯定是有一些特殊的关系,此外村民们还亲眼见到了赵声贵跪在地上乞求二娃放过,并且表示二娃年纪好小,老婆还可以再娶,希望二娃可以还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

村民讲述付二娃与舅舅舅妈的丑闻

外甥与舅妈竟然有着不同寻常的男女关系,这让警方都觉得有点惊讶,求证老付之后果然证实了这个传闻。

而说起这个事情,老付也觉得自己脸上无光,按照辈分,陈芬是二娃的舅妈,可是这个舅妈却有点不正经。

因为赵声贵经常在外面打工,很久才会回家一趟,所以陈芬就经常喊二娃来家里帮忙干农活,有的时候还会留二娃一起吃饭,慢慢的老付夫妻两人也发现了不对劲。

那个时候二娃22岁,而陈芬已经40出头了,比二娃大了一轮还要多。

按照辈分陈芬是舅妈,但毕竟她是别人家的媳妇,传出去民生不好,所以所以老两口便规劝儿子离陈芬远一点,可是陈芬却好像给二娃下了什么迷魂药一样,他还是偷偷摸摸的去陈芬家中,并且开始经常夜不归宿。

老付的妻子讲述儿子与陈芬关系

一直到儿子突然不见了踪影,老付理所当然地将怀疑的对象对准了陈芬。

可是关于儿子与陈芬的关系在村民们口中却有着不一样的说法。

陈芬的婆家人说是二娃趁着赵声贵不在家强行霸占了自己的舅妈,婆家人回忆,陈芬与二娃的事情在村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个时候婆家人以为二娃是好心来帮忙干些农活,可是渐渐的发现二娃竟然霸占了陈芬,并且在赵声贵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还扬言要把他的家弄垮。

而赵声贵性格有些软弱,再加上当时的二娃人高马大,就这样赵声贵竟然默默地忍受了这一切,最后三人竟然还同居生活了好几年。

除了婆家人的说法之外,村子里还有一些其他传言,有人认为是陈芬水性杨花勾引了血气方刚的二娃。

在这些说法中老付自然坚信地认为就是陈芬勾引了自己的儿子,并且现在陈芬也不见了踪迹,十有八九就是陈芬知道事情败露名声不好,带着自己的儿子私奔了,而消失的赵声贵可能是去找自己的老婆了。

03男人的屈辱

短短一个月,当时的三个人接连失踪,赵声贵常年在外里游走做木工本身落脚的地方就不确定,所以警方决定先去陈芬的娘家看看,但是娘家人却表示陈芬并没有回过家,但陈芬的弟弟提供了一封早年间姐姐写给自己的信件,信是从云南寄过来的,然而事与愿违在寄信地址并没有找到陈芬。

1997年,当时技术并没有这么发达,要找个人简直可以说是大海捞针一般。

一直到17年之后,当年办案的民警也已经退休,老付也已经到了70岁的高龄,陈芬丢下的两个孩子也已经长大成人,可是这17年之间,消失的三个人就像是约定好一样,没有给家里写过一封信打过一个电话。

但是在2013年春节的时候,事情迎来了转机,一直陪伴奶奶过春节的陈芬儿女们却出人意料地表示要去外省见个人。

之后这个消息被警方得知,在警方的询问下,陈芬的儿子小军竟然表示他与姐姐一起去了湖北见到了自己消失17年的父母。

而据小军透露,当时父母是通过一同在湖北砖厂打工的工友给儿子带来了消息,希望在春节的时候能够见到孩子们一面。

陈芬的儿子小军曾见到消失17年的父母

之后顺着这条线索,警方在湖北的一处砖窑厂找到了赵生贵与陈芬,听到警察找过来的消息,赵生贵表情非常的不自然,一直低着头不敢正视警察,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面,赵生贵也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

在警方的劝说下,赵生贵总算是开了口,他表示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赵生贵开口对警方讲述案情

之后警方询问起二娃的踪迹时,赵声贵却一改常态,他不再低下头,脸上更是带着一丝笑容的表示,二娃早在17年前就已经死了,是自己亲手杀死的二娃。

审讯中赵声贵一直表示自己这一生过得非常的屈辱。

1995年,赵生贵常年在外面帮别人做木工,经常很长一段时间不回家,可就是这个时候二娃趁虚而入霸占了自己的妻子陈芬,当自己发现这个事情之后便去找二娃理论,身材比较瘦弱的赵声贵自然不是二娃的对手,结果不仅被二娃打在地上,还被他骑在身上嘴中还侮辱的说:“我非要把你老婆抢过来,我今晚还要睡你的老婆”。

然而面对二娃的如此羞辱,性格软弱的赵声贵只能选择容忍,就这样,二娃霸占着陈芬睡在里屋,而赵声贵则被二娃赶到客厅睡觉。

面对无理的二娃,赵声贵便想着找老付夫妻协商,让他们出面可以让二娃远离他们的家,结果老付两口子竟然表示自己的二娃子还是个处男,让赵声贵赔偿他们家青春损失费5000元。

面对如此无理的两口子,再加上自己性格软弱,赵声贵与妻子便与二娃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整整2年。

赵声贵找老付夫妻协商反被索要5000元

一直到二娃那天喝醉酒又闯到了自家家中,并且还指挥赵声贵去洗碗,自己要睡觉了。

赵声贵自然明白他说的睡觉是什么意思,或许是常年积累的屈辱,他把二娃喊到了门口,然后趁着二娃酒醉的时候,用棍子将二娃敲晕,之后将他杀害,葬在了后山自家农田里。

而这个农田每次老付山上寻找儿子的时候都要经过,可由于农田常年无人耕种上面已经长满了杂草。

在杀害了二娃之后,赵声贵让自己的妻子陈芬先去了湖北,之后自己交代好家里的事情也来到了湖北的砖厂打工。

一直到后来二人的第一代身份证过期,因为害怕他们一直没有选择去办理二代身份证,之后二人辗转几个不要看身份的砖厂打工,就这样一直过去了17年。

在赵声贵指认现场的时候,老付老两口也来了,看着被抓的赵声贵,老两口哭得不能自已,自己只有24岁的儿子就死在了自己舅舅辈的赵声贵手中。

老付讲述儿子被杀事件

04结局

警方就赵声贵杀害付二娃当晚的情况向陈婷芬取证时,陈婷芬说:

“那天晚上,付二娃一进屋就强迫我,要和我睡觉”。

但是在堂弟回忆中,当天晚上他明明听到了陈芬说的那句:“二娃,来耍一哈”。

但二娃已死,已经死无对证了。

但是赵声贵杀人的事情却证据确凿,2015年赵声贵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一直到2020年,因表现良好,将其刑期减至22年,而等到赵声贵出狱的时候他也已经是80岁的老人了。

在赵声贵到案之后,当年知道这件事情更多村民们都觉得赵声贵有些可惜,可是当年性格软弱的他面对人高马大欺负自己妻子的二娃,他选择过隐忍,选择过协商。

可是二娃的父母选择纵容,二娃也变得变本加厉,最终忍无可忍的赵声贵只能选择以暴制暴,了结了二娃的生命,可换来的是自己孩子17年无父无母的生活,年迈的父母无人送终的结果,以及自己东躲西藏17年的幽灵生活。

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